撞傷學生,肇事者甩給保險了事?

2019-10-23   |   

  小楊左手右腳骨折,上學很不方便。

晨報記者 林予

綁著紗布、打著石膏、坐著輪椅……最近,廈門市某小學五年級學生小楊每天都帶著傷病,在媽媽的陪伴下到學校上課。一個月前在校門口發生的那一幕,讓他至今心有余悸。9月19日早上,在上學路上,他被一輛小型越野客車撞飛,車主是同年級隔壁班學生家長阿鳳(化名)。經交警部門認定,車主阿鳳負全部責任。 

孩子受傷,讓父母傷心,但讓他們深感寒心的是———事后,肇事家長處理這一事件時的“冷漠”。“我們一跟對方溝通,她就說,一切費用由保險公司理賠。”在爸爸楊先生看來,他和孩子需要的是多點人文關懷,而不是推給保險了事。

對此,當晨報記者向肇事的家長阿鳳詢問事情的進展時,她拒絕了記者的采訪。

飛來橫禍

孩子在斑馬線被撞飛

事故發生在9月19日7時45分,相關記錄顯示,小楊當時背著書包走到學校東南角的櫻花大道十字路口,穿過斑馬線時,突然被一輛小型越野客車撞飛,導致左手、右腳骨折。

據小楊事故后回憶,他當時穿越斑馬線時,有看到那輛白色車,他的直覺反應是那輛車會讓他先走,但是沒有想到……

“被撞后,感覺一陣暈眩。”小楊對記者說,等他醒過來的時候已經躺在馬路中間了。

事情發生至今已經一個多月過去了,由于小楊左手、右腳均骨折,生活起居沒辦法自理,且還得兼顧學業,他的媽媽每天推著輪椅陪他上學。

昨日,晨報記者看到,小楊的左手、右腳都纏著厚厚的繃帶,單手做作業著實不便。

這起“飛來橫禍”發生后,小楊變得比較敏感,他會問媽媽:“為什么大家都在看我,我坐著輪椅,和別人不一樣。”而家人除了24小時的陪護外,還得對他進行心理疏導。而更讓人心疼的是,小楊每晚睡不好覺,有時甚至還會抱怨怎么是自己被撞了。

“爸爸,我現在都好害怕走斑馬線。”小楊小聲地對爸爸說。出事后連續幾天,小楊有時會問:“為什么那個撞我的阿姨都不怎么來看我?”爸爸楊先生也只能用善意的謊言告訴他,那位阿姨在他睡著的時候來過了。

家長寒心

肇事車主甩給保險處理

令小楊父母寒心的,是肇事車主的“冷漠”。

“不要說孩子是在同一學校就讀,就是其他肇事車主也不該這樣啊!”每次談到這,楊先生總是一肚子的氣。“彼此都認識,難道我們會訛她嗎?哪怕1分錢不要,難道她就不能多點愛心和關心嗎?”

楊先生表示,一個多月過去了,阿鳳只在事發當天到醫院看過孩子一次,之后就沒了身影。

楊先生回憶,事發當天,當他趕到醫院后,尷尬的事情發生了,120救護需要支付現金,他到處忙著換現金,“大費周章”辦了臨時卡后,才得以支付了該費用,耽誤了不少時間。而作為肇事者阿鳳,面對如此尷尬境地,卻一直無所作為。更讓人心寒的是,后來阿鳳絲毫沒有過問醫藥費的事情,也沒有要掏一分錢,而是告知楊先生,一切費用由保險公司理賠。

“我不在乎什么錢,什么都換不回孩子的健康,我要的只是對方能多點人情味。”面對阿鳳一句冷冰冰的話,楊先生感到無比心寒,他不禁疑惑:難道司機撞人,真的就可以將一切后續處理甩給保險公司,自己好像沒事人一樣,這難道合理、合情嗎?

處理僵局

保險理賠期待調解

對此,記者電話采訪了車主阿鳳,她表示當時被一塊廣告牌遮擋著,不小心撞上了小楊。事發當日她趕到醫院看望小楊。阿鳳解釋說,當時她感覺孩子家屬情緒比較激動,言語上比較排斥。她想等孩子康復后,雙方再進行保險理賠。當詢問事情的進展時,她拒絕了記者的采訪。

對于阿鳳的說法,楊先生向記者解釋,發生這樣的事,家長肯定都是心急如焚,但這不能作為后面阿鳳不出面看望和問候的理由。當雙方談及對于孩子康復期間的接送問題時,阿鳳說她最近感冒會盡量幫忙,但實際上卻只在微信上問候。

“就住隔壁小區,我覺得她如果有誠意,就會親自來看望,而不是微信上簡單詢問孩子的情況。”楊先生說。

事情是否如楊先生所描述,記者也難以求證。

隨后,記者致電其投保的保險公司,該公司負責人稱,由于雙方家長沒有調解意愿,目前理賠事宜沒有協調成功,至于其他細節,保險公司表示不方便透露。

隨后,記者采訪了福建冠德律師事務所李康琦律師,李律師表示,發生交通事故后,應主動向保險公司報案,在法律上可理賠實際產生的損失,但從人文關懷來說,作為肇事者應當去醫院問候,給予受害者多一些關心和溫暖。

記者手記

受傷的是孩子

多點關懷更好

毫無疑問,誰都不想看到這樣的事故發生。

事故發生后,交警部門清晰認定,現在事故責任明確,肇事車主負全責。事故背后,其實也沒有什么責任可推脫。

那為何將原本已經是“受傷”的事件,給受傷害者帶來更多的傷心呢?我想,關鍵還是在事件的處理中,所謂的“理性”太多,人文關懷少了點。

采訪中,楊先生一再強調,他在乎的不是那些錢,而是責任感,很多事情不是單純靠錢就可以解決的。在筆者看來,受害者關心的也許不是錢,而是肇事者的一些溫暖的歉意和人文關懷。

反之,當肇事車輛撞人后,司機將一切事情丟給保險公司的做法,看似很理性,其實顯冷漠。  

為此,我們期待,要解決此次僵局,關鍵不在理賠多少,而是人文關懷是否做到位。說白點,態度很重要!

而從另外一個角度講,這次受傷的是孩子,而肇事者本身也是一名家長。每個人都會犯錯,如果肇事者對受傷的孩子多些關懷,給雙方孩子更多“有溫度”的示范,或許于人于已都會更好些。

广东好彩1